首页 > 答疑
勃艮第葡萄酒为什么这么贵,波尔多红酒为什么出名

勃艮第葡萄酒为什么这么贵,波尔多红酒为什么出名

波尔多商会把这个难题交给了波尔多葡萄酒经纪人联合会。提到葡萄酒,就会想到法国,而法国的葡萄酒最出名的就是波尔多,波尔多葡萄酒在世界上闻名的原因除了葡萄酒本身质量过硬,很大的原因是由于波尔多在历史上有段时间隶属于英国,英国给予波尔多酒关税上的优惠促进了波尔多葡萄酒的发展。

波尔多和勃艮第哪一个酒好?

两个产区都特别好。我个人平均喝十瓶波尔多也不会喝一瓶勃艮第。如果你喜欢清新、酒体不那么厚实,你可以更喜欢勃艮第;如果你喜欢雄浑、醇厚,那么你会认为波尔多更好。那为啥我喝了那么多波尔多呢?因为,波尔多酒性价比比勃艮第还是好很多的,喝的起,量又足,但坦白说我确实非常迷恋勃艮第。波尔多最好的酒庄和葡萄酒是帕图斯,勃艮第最好的酒是罗曼尼康帝,帕图斯产量比康帝大几倍,帕图斯一瓶国内2-3万,个别年份也会超级贵,康帝大家都知道了,十几万几十万一瓶的都有。

因此,如果非要再让我在波尔多和勃艮第葡萄酒到底该选谁?下面是我的意见,供大家参考:1,如果有你喜欢的酒,你喜欢波尔多就波尔多,喜欢勃艮第就勃艮第,但勃艮第酒明显贵一些。2,波尔多酒混酿居多,勃艮第单一品种可选择性大,波尔多是赤霞珠、美乐、品丽珠、长相思和赛美蓉的天下,勃艮第黑比诺、霞多丽,还有些佳美、灰皮诺等。

为什么波尔多红酒可以享誉世界呢?

你好,我是WSET3级国际高级品酒师,我来回答你的提问,供你参考。早在古罗马时期,波尔多就因为海运便利成为葡萄酒的集散地。真正让波尔多葡萄酒扬威天下的是1855年举办的巴黎世博会。当时法国当政者是拿破仑三世,他因英国于1851年成功举办第一届世界博览会的刺激,决定举办巴黎世博会。世博会召开前一个月,受勃艮第人的启发,拿破仑三世发布命令给波尔多商会。

要求整理出一个波尔多美酒排行榜,好借助世博会好好宣传一下。 波尔多商会把这个难题交给了波尔多葡萄酒经纪人联合会。后者不到两周便出炉了一份享誉全球的美酒排行榜——1855年列级庄分级体系,共计57家酒庄,分成5个级别(后来增加到60家。1973年木桐由二级升为一级,再后来增加一家五级庄——佳的美。共计61家)。

为什么在中国销售的葡萄酒主要来自波尔多?

这个好像不是真的,波尔多产区大约有1万零四百多个大大小小的酒庄,面对中国的市场是否有点儿势单力薄?波尔多葡萄酒之所以享誉世界这是由于历史上英法两国的关系,法国酒庄的女儿有不少都嫁了英国的贵族,后来日不落帝国的炮舰载着丈人家的美酒横行天下,所以波尔多成了法国葡萄酒的代名词……现在进口的葡萄酒有许多是新世界的产品,喝着也不错👍,价格又实惠……波尔多葡萄酒已经快被玩坏了,渠道要可靠,不然的话要喝到不真的酒!。

感觉很多影视剧里都提到82年的拉菲,这酒为何这么有名?

为什么也是剧中多出现82的拉菲?那么就先谈一谈82年拉菲为什么是如此有名?82拉菲的确是一个好年份,但之所以如此有名,第一个是因为82年拉菲是全球最最出名的品酒家罗伯特帕克传奇的开始,当时所有的评酒家都给82年的拉菲打了个差评,而只有帕克给拉菲打了一个100分,然后经过历史的不断发展,人们越来越现帕克的选择是正确的,拉菲82年的就是最好的,从此以后,帕克就成为葡萄酒价格的风向标,82年的拉菲故事也不断地,开始流出来。

第二个就是香港片的宣传,当时香港的殖民地是英国地,英国的葡萄酒有着免税的政策,使得香港人特别喜欢葡萄酒,尤其是波尔多的,而拉菲作为波尔多左岸成名已久,98年如此优秀的缘分,自然受到广大群众追捧,所以当年香港电影作品中经常会出现82年的拉菲,八年拉菲也代表一个身份,一个地位的象征。第二个拉菲的产量是巨大的,但是由于很多比拉菲更好的酒产量太少,了解人的不多,买了机会也很少,所以人们对82年拉菲以外的好久并不是很了解第四就是拉菲的成年人的的确强于其他红酒的,有些甚至可以正常三五十年,以前那许多优秀红酒早已被人逐渐淡忘,只有拉菲随着港片的宣传越来越深入人心,并且如今的八年,拉菲依然有广阔的市场,人们更加愿意去收藏它,而不是去消费它。

有人说一提到法国红酒很多人就会联想到波尔多,对此你怎么看?为什么?

提到葡萄酒,就会想到法国,而法国的葡萄酒最出名的就是波尔多,波尔多葡萄酒在世界上闻名的原因除了葡萄酒本身质量过硬,很大的原因是由于波尔多在历史上有段时间隶属于英国,英国给予波尔多酒关税上的优惠促进了波尔多葡萄酒的发展。1855年巴黎世博会举办期间给葡萄酒进行的分级,列级庄到现在还是名声在外,一级庄拉菲、拉图、玛歌、木桐、侯伯王的品质得到品酒大师们的一致好评。

Liber Pater是波尔多最贵的葡萄酒,为何也是最具争议性的葡萄酒?

这里有一篇来自“葡萄酒评论”林力博的文章或可以解决您的问题。  格拉夫产区的Liber Pater酒庄的庄主Loic Pasquet最近很烦:去年10月19日,波尔多轻罪法院签署传票,召他2016年1月14日上庭,就他向France AgriMer申请的两笔金额分别为34.9686万欧元和23.2500万欧元的补贴的使用和报销的情况,以及他没有遵守产区的技术规范的问题作出回应。

11月中旬,Pasquet发现,他的葡萄园中有500株葡萄藤的根部一夜之间被蓄意砍断,这是他五年前种下的一个叫Castet的品种,与他一同种下的其它几个品种Mancin、Pardotte等一样,存在于200年前的波尔多,自100多年前根瘤蚜虫病害后在波尔多便不再有酒庄种植了。(此事警方一直未能破案) 1月14日,法庭当庭宣判,Pasquet因财务造假骗取补贴近59万欧元和违反AOC的种植和酿造的规定,被判入狱12个月(缓刑)和罚款3万欧元。

  在中国葡萄酒圈中,不少人知道Liber Pater,特别是知道这可能是最贵的波尔多葡萄酒。查RVF2013年版的《法国最佳葡萄酒指南》,LiberPater2009年份红葡萄酒,18分,每瓶1800欧元;而同在格拉夫的1855一级庄奥比昂,同一年份红葡萄酒,19.5分,每瓶726欧元。所以,Liber Pater庄主被判刑和罚款的消息,在1月15日之后的几天,在中国葡萄酒圈热传。

  我以前在北京两度见过Pasquet。1月18日,有两个渠道的人找到我,说Pasquet次日会在北京,问我有无兴趣见见。他这时是个新闻人物,我当然有见他的职业兴趣。  Pasquet迫不及待地要说明他的清白和判决的不公。据他介绍,2010年至2011年间他从FranceAgriMer(一个半官方机构)得到一笔补贴,用于在中国的推广活动。

推广活动通过一个法国人在中国开的公司来做,他没有把钱付给这个公司,而是用他的酒作价换取服务。一年后他发现,这个公司并没做什么活动,而他的酒却被这个公司据为已有。由于并没有动用那笔补贴,他也已把第一笔近30万欧元还给了FranceAgriMer。而2012年的第二笔补贴,他是用了一些的,当时FranceAgriMer也只是要他归还一部分,但现在法庭要求他全还。

而至于报销凭证的造假,是那个在中国的公司所为,他并不知情,他也是受害者。  而关于违反格拉夫产区管理规定的问题,Pasquet说,不知道INAO(国家原产地命名和质量管理局)为何要告他。他向我出示了一份文件,是由INAO授权的Quali-Bordeaux于2010年12月27日对Liber Pater的考察报告,报告的结论是:“酒庄拥有的5.8920公顷的全部葡萄园均位于Graves Superieures/Graves产区内,因此可以称为AOC。

”他在2010年后新增加了2.3公顷的葡萄园用于种植一些如今已是产区非法定品种的古老的葡萄品种,并使其种植密度达到每公顷20000株,远超出格拉夫AOC每公顷6000至8000株的标准。“我打算2016年用这部分葡萄酿酒,之前酿的酒,所使用的葡萄品种以及葡萄藤的间距,均符合AOC的规定,”他说。  Pasquet不服目前判决结果,正在上诉。

我分别向FranceAgriMer和INAO的新闻官发电子邮件,试图从他们那里了解故事的另一个版本,但没收到回复。仅凭一面之词,我不能充当终审的角色,判定Pasquet是否无辜。关于骗取补贴,那两笔钱(特别是第一笔)的使用肯定有问题,关键是看到底是谁做的假。而关于AOC法规的遵守,以案论案,不知法庭受理申诉时是否接受Pasquet的辩词。

  Pasquet对目前的判决的不满并不以案论案,“这是一场阴谋,这场判决是有人操控的。”Pasquet认为祸起于他要复兴1855年分级前波尔多葡萄酒的风格的努力,“我重新种植了老品种,种植密度和1855年一样,现在,他们看到这些品种今年马上就要开始酿酒了,他们就想方设法摧毁这一切,阻止我向全世界提供出自我的风土的1855年葡萄酒的味道。

” Pasquet曾于去年10月8日在格拉夫组织过一场辩论会,邀请了50多人一起讨论波尔多葡萄酒的口感,其中搬来了94岁高龄的葡萄品种专家Pierre Galet。Pierre Galet说:“1855年分级的时候,梅洛在波尔多并不出名,当时的酒农主要种植Castet、Mancin和赤霞珠及品丽珠。”Pasquet还说,那时,波尔多有近40个葡萄品种,Château d’Issan在1855年分级时全部种植的是Mancin Noir。

  “阴谋论”恐难找到真凭实据。但Pasquetr 的主张和行为,确是戳到1855体系的痛处:超过一个半世纪,外部内部环境巨变,但列级上的酒庄基本不增不减不升不降,享尽波尔多葡萄酒的尊荣。与后来出现的其它分级一样,某种意义上是在维护一种利益格局。  Pasquet原是标志公司的一个化学工程师,2006年在格拉夫买下约8公顷的地种葡萄酿酒。

在酒庄林立的波尔多他如何才能出头?酿出好酒(他做到了)显然还不够,于是他玩出许多噱头:酒庄本无历史,他给酒庄取名Liber Pater,这是古罗马里葡萄树神和葡萄酒神的名字,并说酒庄所在地正是古罗马的葡萄园;瓶塞、酒标、包装都极为豪华;给葡萄酒定出甩下1855一级庄的超高价钱,市场主要在俄罗斯、中国、阿联酋;再就是所谓复兴1855的风格,你跟我说1855,但谁更能代表1855?他希望借此跳出当下波尔多葡萄酒圈既有的格局。

这是我对Pasquet的商业逻辑的揣测。  如果我的揣测是对的话,Pasquet的这种商业逻辑颇有创意也很有趣。但我也有些问题要与Pasquet商榷。比如定价,你可以有许多定价高的理由,酒质好、产量低、有的年份不产酒,等等,但定价与基本成本总有关系,与市场上同类型产品的定价也有关系。事实上,中国的葡萄酒爱好者对Liber Pater的定价,持非议的人不在少数。

当然,在一个自由市场里,经营者有定价的自主权,如定一个高价,又能把产品卖出去,那是经营者的本事,这本身无可厚非。但应该指出的是,Liber Pater是在2010年左右进入中国的,那时的中国葡萄酒市场不成熟不理智,今天的中国市场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又如复兴1855葡萄酒风格的问题,存在就是合理的,在根瘤蚜虫病害后波尔多弃用一些葡萄品种,在当时也是一种必然。

你不是抨击当今波尔多葡萄酒的风格千篇一律并主张变化吗?如今的葡萄酒风格不同于1855年的时候恰就是一种变化。何况,当今世人有谁尝过1855年的葡萄酒?须知当今的酿酒设备及技术,是1855年的酿酒设备和技术所不可比拟的,厚古簿今,说服力并不那么充分。  最近电视台热播《少帅》。张作霖屡屡教诲张学良:“江湖是什么?江湖就是人情世故。

首页
产品
新闻
知识